移植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11|回复: 0

[肾移植] 张明:肾移植,功夫不负有心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11 20:3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张明:肾移植,功夫不负有心人  
作者:唐晔
来源:新民晚报 社区版 家庭周刊 2018-7-4

张明:肾移植,功夫不负有心人.jpg
张明 仁济医院泌尿外科肾移植中心主任医师,硕士生导师。擅长肾移植、肝肾联合移植、肾动脉狭窄搭桥、多支肾动脉显微外科重建、供肾结石钬激光碎石后移植等。

口述实录

  唐晔:您是军人出身,除了运动,还有哪些自律的习惯?
  张明:比如读文献。器官移植科的手术不是择期手术,基本上都是急诊手术——有了供体马上就要做,所以工作时间无法十分规律。但是,我还是必须养成了抽空读书的习惯,每天不管是什么状况,习惯利用碎片时间,积少成多。

  唐晔:尿毒症病人的焦虑是普遍现象,您会怎么安抚他们,和他们交流?
  张明:实际上,病人的情绪很难简单通过言语来安抚。你要知道病人顾虑的是什么,并且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方案。我有两个微信,其中一个用于病友,目前大概有330个病友。我私人的微信忙起来是可以不看的,但病人的微信我一定会看,我知道他们的提问都是他们认为最重要的问题,需要答案。哪怕有病人问我,感冒了应该怎么办?我就回他一句“没事的,不需要治疗”,他就放心了。有时候,解决病人的焦虑和顾虑,就是医生的一句话。

  唐晔:现在如果再做一次选择,您还会选移植吗?为什么?
  张明:会的,在所有的学科中,移植非常特殊。我们这个学科其实就是更换零件,举个例子来说,汽车轮胎坏了,雨刮器坏了,我们一般不会选择修轮胎,修雨刮器,都会选择换一个。但在医学中,除了器官移植,没有哪个专业是“换”,而都是“修”。现在虽然存在着免疫壁垒,但器官移植将来取得突破的一天,会是医学模式发生根本变化的一天。

  唐晔:您在手术台上的风格是怎样的?
  张明:不瞒你说,我手术做得很慢,我有一些强迫性格,做事要反复确认,每一步都不可以出错,特别关键的地方要反复看。一台肾移植,别人两三小时就完成了,我可能要三四小时,我不允许自己有半点闪失,因为人命关天。


【1】  

  1973年,张明出生于江苏无锡。高考结束,张明被第二军医大学提前录取,从那以后,他就拥有了两个身份,一个是军人,一个是医生。
  军事化管理对张明人生的影响十分深远。如今虽然转业已久,但回想起军旅时光,张明总是心存感激。“那段生活使我心智上成熟了,意志的培养和磨炼则是我最大的收获。”现在,张明依旧坚持每周三次、每次跑步一小时的锻炼习惯。
  张明考博之前的半年,克隆羊多利诞生。克隆技术深刻地影响了张明。他报考长征医院闵志廉教授的博士生,在泌尿科开始学习肾移植技术。
  
【2】  

  2004年,仁济医院突然向他伸出橄榄枝,距今已近15年,张明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的9月,四个人,十几张床位,就挤在一个病区的小角落里。这个团队在2004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就做了30多例肝移植术。
  那时候,工作压力大,人员少,手术多,千里奔波取供体等,都是张明需要面对的问题。“记得2004年11月,出差东北获取供肝,上海天气还很舒爽,东北却已下雪了,我只穿着一件长袖衬衣就赶去了——取供是分秒必争的。到沈阳已是晚上12点,再打了个没有暖气的车去通化,凌晨6点才到,那感觉,到现在都是记忆犹新。取完立即回沪手术,术后次日还要出差——一周三次出差很正常。那时候还年轻,对这样的节奏适应得也很好。”
  张明表示,我国是肝炎大国,因此对肝移植存在着巨大的潜在需求。“虽然我国每年的肝移植手术量已经很大,但更多的病人因为得不到有效的救治而默默死去,让人痛心。”
  2007年,张明觉得自己的发展进入了瓶颈期。经过一年审慎的思考,他把研究目标确定为缺氧诱导因子在缺血再灌注损伤中的作用,并且一做就是十年。有过五年时间,他除了手术,就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养老鼠,做研究。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的研究成果逐步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。

【3】  

  2015年,张明进入泌尿外科肾移植中心工作。刚进入肾移植中心的时候,一年大概是70例肾移植手术,两年后的2017年则做到了214例。
  张明现在最大的压力是,尽管取得了长足的发展,供体的数量依旧无法跟上受体的需求。我国每年新发30万尿毒症病人中,大约只有1万人能接受肾移植,“很多时候看到病人期待的眼神,内心只有无奈”。
  张明选择的方向,一是针对糖尿病肾病越来越多的现实开展肾胰岛联合移植。“1%的糖肾患者需要肾移植,术后容易复发,因为术后患者服用免疫抑制剂,对糖尿病而言是雪上加霜——很多免疫抑制剂都会升高血糖。血糖不能得到很好控制的话,新的移植肾同样会出现糖肾。我们现在开始探索肾与胰岛联合移植术。对这些病人,将来可以免去打胰岛素的麻烦,而且移植肾也能得到更好的保护。”
  张明表示,这几年国际趋势更多是做胰岛移植,国内才刚刚起步。“目前我们跟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胰岛移植小组进行着密切合作,很多病人都获得了非常好的疗效,例如一个糖尿病病人最近做了肾移植以后,一点胰岛素都不用,只是口服一些降糖药,效果非常好。实际上,对于糖尿病肾病的病人,糖尿病是因,肾病是果。我们治疗是反过来的,先解决肾病问题,进一步把糖尿病问题也给解决了。”
  张明另一个研究方向是肾移植排斥反应的早期诊断。“我们尝试从受者的血液中去检测供者游离DNA的数量,通过这个方法去分析供肾细胞破坏的程度,对诊断排斥要准确得多。”
  张明说:“我一直觉得,幸福感并不来自于静态的现状如何,而是从不理想不完美的现状向理想和完美未来的动态转变过程。简单说,找到更好的办法,解除更多病人的痛苦,这就是幸福。” (晔问仁医 唐晔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移植网

GMT+8, 2018-7-23 06:04 , Processed in 1.372802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